位置主页 > 游戏会议 >斯德哥尔摩症候群被发明的那个夏天

斯德哥尔摩症候群被发明的那个夏天

作者 时间:2020-07-12 阅读次数:215

斯德哥尔摩症候群被发明的那个夏天

  1973年夏天,简-艾瑞克‧奥森(Jan-Erik Olsson)身上带着冲锋枪、炸药、绳子和电晶体收音机,进到斯德哥尔摩诺玛姆斯托格广场的「瑞典信贷银行」(Sveriges Kreditbank)里抢劫。这是当时瑞典从未见过的持枪抢劫案,奥森用假冒的美国口音要求警方付71万美元赎金、一辆逃逸用的汽车和释放监禁中的朋友克拉克‧奥洛夫森(Clark Olofsson)。假如警方无法满足任一项要求,他誓言伤害劫持的四名银行职员。

  这起被称作「诺玛姆斯托格抢案」的事件在六天后结束,奥森被警方逮捕,四名人质毫髮无伤地出现,而且对歹徒毫无怨念,反而认为警方才是危及他们性命安全的人。这种同情歹徒的不寻常心态,被心理学界命名为「斯德哥尔摩症候群」,这个标籤很快被应用在其他案件,例如1974年被绑架的报业大亨继承人派翠西亚‧赫兹(Patty Hearst),不但加入原本挟持自己的极左派组织,还参与了组织策画的银行抢案。

斯德哥尔摩症候群被发明的那个夏天

  奥森在瑞典出生和长大,但当他在8月23日进入信贷银行时并没有说母语,而是以英语发号施令,试图模糊自己的真实身份。根据记者丹尼尔‧朗(Daniel Lang)对抢案的报导指出,他戴着「一副玩具店的眼镜、一顶厚重的棕色假髮、两颊涂上腮红,将红褐色的鬍子和眉毛染成黑色」。

  事后证明,假冒的美国口音或许是所有伪装中最成功的部分。他嚣张地对银行内的顾客和职员宣布自己大驾光临,对着天花板开枪大喊一声:「派对刚刚开始了!」朗的报导指出,这句话是奥森从「一部描写亡命之徒逍遥法外的美国电影」里抄来的,但具体是哪一部电影却从未说明。这不是抢案发生后唯一与美国流行文化有关的插曲,当一名便衣警官进到现场时,被奥森用枪威胁他唱歌,警官选择了猫王(Elvis Presley)的〈寂寞牛仔〉(Lonesome Cowboy),以为这名「美籍歹徒」会喜欢熟悉的家乡歌曲。

  奥森不仅伪装身份还刻意表现出暴力倾向,这个举动在瑞典人眼中确实与众不同。斯德哥尔摩大学一份关于1950年至2010年北欧地区的犯罪报告指出,直到1950年代末抢劫案「在这些国家仍属零星事件」。虽然抢劫案数量到了1973年在北欧地区急遽攀升,但抢劫案在瑞典仍然很少发生。根据这份报告,美国的抢劫案从1960年的每10万人469起,在1970年上升至1511起。再过十年,这个数字将翻倍至3427起。

  这起抢劫案是1960年代中期瑞典暴力犯罪普遍增长的一部分,但这种趋势那时还没有很明显。奥森后来在监狱里告诉朗,他当时相信瑞典政府「打从心底厌恶暴力」,因此认为警方会大幅度让步避免流血事件发生。然而,他的判断并没有错,瑞典执法部门当时根据奥森的要求,释放了在监狱服六年刑期的奥洛夫森,并护送他进到银行作为奥森的共犯。警方甚至已经準备了一辆蓝色的福特轿车和71万美元赎金,但警方和瑞典政府唯一不愿让步的是人质部分,奥森希望人质带着头盔和防弹背心一同上车。警方无法接受而拒绝,最终导致长达六天的警匪对峙。

斯德哥尔摩症候群被发明的那个夏天

  瑞典媒体铺天盖地的报导这起抢劫案,佔据各大广播晚间的主要时段。在朗的叙述中,瑞典的家庭还聚集到信贷银行外「想知道里面发生了什幺事,他们困惑的点在于劫持人质事件或许在其他地方很普遍,但这幺不体面的事件竟然会发生在稳定且开明的自家」。瑞典人难以理解为何这类型犯罪事件会发生,他们可以想像它发生在其他地方,其中一名人质克莉斯汀‧恩马克(Kristin Ehnmark)对朗表示:「我确信我所看见的事情只可能发生在美国。」

  恩马克和其他瑞典公民认为美国会发生什幺事?长期以来美国在海外享有梦幻般的声誉,西北大学历史学教授富兰克林‧史考特(Franklin D. Scott)在1954年写道,美国是个「街上有黄金、有机会、有无限自由」的地方。但随着越南战争爆发、1960年代的政治暗杀,加上反主流文化和保守派之间酝酿的动荡氛围,美国梦正逐渐变成错觉。学者G‧D‧利利布奇(G.D. Lillibridge)在1965年写道:「对很多人来说,大部分的美国历史拥有一种超现实、几近虚构杜撰的气氛。即使是美国人的暴力行径——屠杀印第安人、西部牛仔、都市劫匪——传到大西洋彼岸或太平洋彼岸似乎也变得没那幺残酷,反而具有一种浪漫的吸引力。」

  从充满传奇色彩的美国民间故事最容易理解这种「浪漫的吸引力」,例如杰西‧詹姆斯(Jesse James)、比利小子(Billy the Kid)、山姆‧巴斯(Sam Bass)和查理斯‧弗洛伊德(Pretty Boy Floyd)等人。这些亡命之徒都真实存在过,但经过多年来的神化使他们变成备受喜爱的虚构角色,并且象徵着美国的个人主义。

斯德哥尔摩症候群被发明的那个夏天

  虽然我们不知道奥森在冲进信贷银行以前看了哪部「美国亡命之徒电影」,但当有人从美国历史、民间传说和流行文化挑选出一个亡命之徒来扮演,将这种形象转移到另一个完全不同环境的国家会产生什幺结果呢?诺玛姆斯托格抢劫案震惊全瑞典,没有人在奥森的罪行中找到任何「英雄」或「侠盗」的元素。根据朗的报导,警方最初误以为另一名瑞典窃贼卡伊‧汉森(Kaj Hansson)是诺玛姆斯托格抢案的幕后主使者,因为他偷偷联繫奥森,但其实他只是愤怒地打电话过去斥责奥森竟然堕落到去绑架人质。

  在六天的警匪对峙中,奥森逐渐厌倦自己扮演的「美国亡命之徒」。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他放弃假冒的口音和特殊伪装,不久就开始用瑞典语跟人质和同伙交谈。儘管他一再威胁要伤害四名银行职员,但始终没有真正执行。

参考报导:Jstor

相关的推荐阅读
最新信息
热门文章
热门问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