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主页 > 生科问题 >要有娱乐价值,要有文学涵养──台湾推理作家协会年会及徵文奖颁

要有娱乐价值,要有文学涵养──台湾推理作家协会年会及徵文奖颁

作者 时间:2020-08-05 阅读次数:736

要有娱乐价值,要有文学涵养──台湾推理作家协会年会及徵文奖颁

阅读《天蝎之钩》时,会明白陈蕙慧说这些短篇「充满创作的期待与企图」,并非身为评审的溢美之词。

《天蝎之钩》是第十四届台湾推理作家协会徵文奖入围作品的集结,书中收录五篇入围短篇,有走古代武侠风的〈踏雪无痕〉、溶入民俗传说与科学的〈进化的引信〉、置入国内司法侦查过程及审理制度的〈法律与淑女〉、带出上班族心事与流行星座运势的〈天蝎之钩〉,以及应用都市传说及学生探险活动组成的〈废墟恶灵〉。

第十四届台湾推理作家协会徵文奖的颁奖典礼在,于台北金车文艺中心举办,徵文奖的决选评审资深出版人陈蕙慧,在颁奖典礼上对这五篇入围作品投以极深的期许;因为这些内容风格迥异的作品,有些贴近台湾社会的生活样态,有些融贯了专业知识。

有趣的是,在颁奖典礼的前几分钟,台湾推理作家协会刚在同一个场地办完以交换心得、同好交流及讲座为主的第十五届年会,讲座的主题,就是「如何写出心中的故事:如何将专业知识融入小说中?」

讲座由推理评论家路那主持、推理作家宠物先生及薛西斯对谈;宠物先生的《虚拟街头漂流记》曾获岛田庄司奖首奖,薛西斯的《H. A.》也曾入围岛田奖决选,两位作者都有资讯工程相关背景,目前也都从事相关工作。宠物先生表示,《虚拟街头漂流记》的灵感,来自自己唸大学时接触到的「虚拟实境」概念;在电玩产业工作的薛西斯,则在《H. A.》里带领读者进入电玩公司,还将推理案件设计在游戏场景当中。

面对路那「使用专业知识时,要如何让普通读者也读得懂?」的提问,宠物先生认为在开始创作之前,就要先确定专业知识在故事里所佔的份量,确定可以用多少篇幅来解释这些知识,才不会出现用过小容器装过大概念的情况。薛西斯将回答分为两部分:一是她利用电玩游戏中某些与现实不同的部分来设计诡计,这部分要尽量简化技术说明,不要让专业知识成为读者进入情节的阻碍;另一则是她必须让读者对电玩公司的日常工作状况产生一定程度的认识,这就得多描述业内的真实情况,才容易让读者感受到电玩产业的氛围。

但是创作者不可能所有领域都精通,路那追问,「如果遇到非专业领域,要怎幺办?」

薛西斯的回答比较谨慎,「我不会冒险去写完全不熟悉的题材,会先找和自己专业较相关的领域取材,因为这样比较知道自己该怎幺找资料。」「要先掌握好专业领域,毕竟吸收知识并内化,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宠物先生有类似的想法,不过他也补充,「当然,也可以询问专家、多方求证,如果真的遇上自己不专业的题材又闪避不了,那就花时间研究吧!」

宠物先生目前专攻推理、薛西斯的创作类型很广,而从两位作家发表的第一部推理长篇来看,故事的内容都与自己的人生经验或职场环境呼应;「我认为作家都是从自己当读者的经验里去学习写作的,」宠物先生说,「我读的大多是推理小说,有兴趣写的自然也是从生活里找出灵感的推理小说,不过我也认为我的阅读领域越来越广,创作的跨度也会因此更加多元。」

「我比较『故事先行』,也就是我会先想故事,再去考虑它适合用哪种类型来表现;」薛西斯表示,「其实,我认为任何文类写的都是人,我的作品,会随着我对人的理解慢慢增加而改变。」

陈蕙慧在颁奖典礼时引用小说家王文兴之言,「所有小说从头到尾其实就是一句话,一句作家想对世界说的话」──这就是文学。陈蕙慧认为,推理小说不但要有娱乐价值,也要有文学涵养;不但是作者想对世界说的话,也是作者的人性观察。

第十四届台湾推理作家协会徵文奖入围及得奖名单
首奖:进化的引信/舟动
入围:踏雪无痕/霞月
入围:法律与淑女/弋兰
入围:天蝎之钩/沙棠
入围:废墟恶灵/克拉珊

相关的推荐阅读
最新信息
热门文章
热门问答